查看: 462|回復: 1

十三人柱之零-鐵口直斷(上)

[複製鏈接]
4Lv4. 探究生
1684/3000

舒舒曉響雨宿町拉姆蕾姆御坂美琴新春活動一週年活動

發表於 2017-5-2 00:42: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只限登陸會員使用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萌新註冊

x
本帖最後由 iose 於 2017-5-2 07:40 編輯

  妖

  由動物或植物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天材地寶,或是受到了高人的指點,接受啟蒙,開啟靈智,螁去凡體,踏入妖道。

  魔

  有著似人一般的外貌,但隱藏在那副皮囊底下的,是邪惡扭曲的非人慾望。

  鬼

  當擁有靈智的生物死亡時,應當消散的三魂七魄因各種不同的理由而被留下。在吸取了陰邪之氣後將殘缺的部分重新補齊,成為一種只擁有靈魂,卻沒有肉體的異物。
  怪

  有著怪異恐怖的外表以及那異常瘋狂的內在。人之思想、言語、情感都有著莫大的力量,而怪便是從這股力量之中誕生的。

  在萬物都休生養息的深夜之中,一位大腹便便的女捉鬼人正用著令人詫異的速度在這片荒原飛奔著。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路上,她的腦中一直閃過昔日師傅對她所說過的話。
  
  雖然我們捉鬼人對妖魔鬼怪有所研究分類,但是一切都有例外。像是殭屍之類的。
  殭屍,類妖似魔像鬼如怪,卻又並非屬於妖魔鬼怪中的其中一類。它們是含冤而死,死不瞑目的屍體,在吸收大量的陰氣之後,產生靈智轉化而生;亦或是受到了殭屍的攻擊,其中的屍氣從傷口入侵,神智逐漸受到侵蝕,慢慢的成為了一種喜好人血生肉的低階殭屍。

  但他明明就和那些妖魔鬼怪不同,他和人類一樣,有著喜怒哀樂的感受,有著貪嗔癡等情緒。但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偏偏就是那種邪惡汙穢的不潔存在?

  回想至此,一抹眼淚悄悄的流下。

  忽然,一陣陰風颳起,吹動著烏雲將懸掛於夜空中的一輪明月層層掩蓋住。剎那間,天地彷彿是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在陰風襲來的同時,一股莫名的寒意湧上了心頭,在第一時間,女捉鬼人便放出靈力替代自己的雙眼感知四周的情況。頓時,靈力化做一根根絲線,宛如蜘蛛網一般的散佈開來。
  這一感知,便立刻發現自己的正後方有一個強大的存在以一種讓人難以置信的速度靠近著。雖然女捉鬼人沒辦法清楚的感知是什麼東西正向她靠近,但是在她的心中卻大概有了個底。

  該不會,是他!?

  女捉鬼人一驚,立刻將靈力凝聚於腳上,想要在進一步的加快自己的速度。突然,一隻手從地面上破土而出,準確的抓住了女捉鬼人的腳。
  在被抓住腳的那一剎那,女捉鬼人立馬改變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將凝聚於腳上的靈力瞬間震散。震散靈力所產生的震動使得那手一鬆。被震開的手沒達到自己抓人的目的,一怒之下,五指成爪,再次用力一抓。
  才剛剛將腳下的靈力震散,體內的靈力還來不及得到補充,沒辦法用包覆靈力的方式去保護腳,於是女捉鬼人的腳上便多了五條鮮血淋淋的爪痕。
  雖然她沒有被那隻手抓住,但卻也受到了影響。女捉鬼人翻滾了好幾圈之後才狼狽的停下。
  停下以後,她立刻坐起身,檢查起自己的身體狀況。
  肚子裡的胎兒因為事先準備好的法陣吸收了大量的衝擊力,因此沒有受到什麼影響。身體也僅僅只是幾道輕微的擦傷,但是在左腳上的傷口可就嚴重了。五道爪痕都近乎深可見骨,而且每一道傷口的周圍都開始發黑潰爛,顯然是受到感染的前兆。但現在她卻沒有時間去理會傷口,直接一把撕下衣服的一角,隨手纏在傷口上當作是簡單的包紮。
  包好腳之後,她站起身子,想要繼續移動。但才剛跨出第一步,劇烈的疼痛便由左腳傳遍全身。這下別說是要奔跑了,就連行走都有困難。
  正當女捉鬼人拼命的思索著要離開這裡時,那隻在她左腳抓出傷痕的手又開始有了動作。那隻手一曲,手掌以地面做為支點一猛然出力,用力的將埋沒於地面的身體撐起。一位年約二八,身穿漆黑袍子的男子出現在女捉鬼人的面前。
  「追了這麼久,終於讓我給追上了,徐芙。」
  男子好聽的聲音傳入了女捉鬼人的耳中。忽然,她好像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他還是從前那個對人和善又熱心到近乎是傻的丈夫。而不是那個屠盡師門、吞食兒女的怪物。
  很快的,徐芙便回過神來,她用力的搖搖頭,想要驅離剛剛一閃而過的幻覺。
  「我警告你!最好別再靠近我了!」徐芙抽出繫在腰上的配劍指著男子,大聲的對他喝道:「若你膽敢在向前靠進任何一步,信不信我會在你的身上捅出幾個透明窟窿!贏勾!」
  徐芙的語氣之中帶著濃濃的殺意,不過以她現在身懷十月身孕,左腳有著數條爪痕的狀況,都顯示著她的話僅僅只是虛張聲勢,更不用說她握著劍的雙手還再不停的顫抖。
  徐芙的威脅令贏勾露出一抹戲謔的笑容。他絲毫不理會那充滿殺意的威脅,大步的走向前。
  看到贏勾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威脅而停下腳步,她下的往後退了一步。然而,她才僅僅跨出了一步,一道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了全身,使他一個踉蹌。當她重新站穩身子時,贏勾以站在她的面前。
  贏勾手一伸,一把抓住了那柄不停顫抖的劍身。
  「你說要在我的身上捅出透明窟窿對吧?徐芙,你是認真的嗎?」語畢,他便握著劍,用力的往自己的胸腔刺去。
  劍通過了心臟,刺穿了贏勾的身體。大量非人般的漆黑血液從傷口中噴灑而出,飛濺至徐芙的臉龐。
  徐芙的表情瞬間由驚慌變成驚恐,他嚇的放開手中的劍,往後跌去。
  在她倒下去以前,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環住了她的腰。贏勾將他的臉湊向前,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舐著徐芙的脖子,宛如一對小情侶般親密。
  「放······放開我······」
  被贏勾這般輕薄,保守的她怎能接受?立刻握起拳頭,用力的打在了他的胸膛,並不斷的扭動著身體掙扎著,希望這個舉動能讓贏勾放開她。
  但贏勾不但沒有任何的反應,反而用著溫柔的眼神看著徐芙,任由她的拳頭打在自己的身上,就連她不小心打到了刺在胸膛上的劍,贏勾也只是悶哼一聲。

最近訪問 頭像模式 列表模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Lv4. 探究生
1684/3000

舒舒曉響雨宿町拉姆蕾姆御坂美琴新春活動一週年活動

 樓主| 發表於 2017-5-2 01:01: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ose 於 2017-5-2 01:05 編輯

  他伸出另外一隻手,用著長長的指甲一勾,嘶的一聲,徐芙腹部的衣料被輕易的勾破,露出底下光滑的肌膚。
  贏勾用著手掌,小心翼翼的撫摸著徐芙那圓滾滾的肚子,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便會傷到裡頭脆弱的生命。
  「我可愛的孩子,來向你的父親打聲招呼。」
  贏勾的話讓徐芙一愣,她停下了掙扎的舉動,惡狠狠的瞪著他。
  「他不是你的孩子。」
  徐芙的語氣中充反著肯定,但贏勾卻是淡淡的笑著,並重複著她的話。
  「他不是我的孩子?」
  贏勾張開嘴,溫柔的含住了徐芙的耳垂,用著舌頭玩弄著。原本撫摸著肚子的手一滑,滑向了她兩腿之間,開始不安分的挑逗著。
  徐芙微微驚呼,臉上有開始異樣的潮紅,呼吸也開始有些紊亂。
  「我對你所有的一切都瞭若指掌,不論是你的過往經歷,又或是你的身體,因為,我可是你的丈夫啊。」
  「不!你不是他,你不是那個的熱心到近乎是傻的那個捉鬼人,而是生吞我兒女的殭屍王!現在,快放開我!快放開我!」
  徐芙的話化做一隻最銳利的劍,狠狠的刺進了贏勾的心,那種痛,鏡連胸膛被刺穿的痛都無法比擬。
  「好了,徐芙,聽話,現在我們就回家,這次我一定不會再吃了你肚子裡的孩子。」贏勾盡量用著最溫柔的語氣說著。
  但徐芙依舊不領情,她抓著贏勾的衣領,淚光閃閃的問著:「不會再吃了?那你說說看,前面的三個孩子呢?徐蓉?徐斌?贏振?他們三個怎麼了?全都被吃了,被你吃了!」
  徐芙一個又一個的質問,都令贏勾無言以對。

  沒錯,我的諾言,都一個一個的毀在了自己的手中。

  贏勾看著眼前的愛人,心中滿是說不出的苦楚。
  在徐芙質問他的時候,贏勾的皮膚上瀰漫出一絲絲屬於殭屍的黑色屍氣,同時,一道聲音在他靈魂的咆哮著。要他撕碎眼前這不聽話的女人,在她死之前任意的亵玩,並在玩完以後,啃食她的肉,啜飲她的血。
  還在徐芙兩腿間的手一僵,漆黑的指甲不斷的伸長,化作一柄利刃,要將她由下往上分成兩半。
  但在指甲接觸到徐芙之前,贏勾硬生生的停住了自己的動作。他重新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手還不停的顫抖著,像是在壓抑著什麼。
  「徐芙,那是因為他們是『繼世』,只要他不是,我們一起看著照孩子長大好嗎?」
  贏勾壓抑著體內最原始的破壞衝動,問著徐芙。此時的贏勾身邊飄著黑氣,兩顆黑色的眼出已有一顆染上噬血的紅,宛如那一天毀師門、嗜兒女的殭屍王。
  「······不······不要······我怎麼知道······這孩子是不是······」徐芙聽著贏勾的話,淚水便不停的流下。連續三次都生下「繼世」,那是要多小的機率。
  「再······信我······一次······好嗎······?」
  贏勾的話觸動著徐芙的心,她看著眼前的男子,從他的語氣裡不難聽出他多麼的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本性,說出這句話。
  但徐芙依舊是拒絕了。
  「你還是放開我吧。讓我走,我答應你,只要你······」
  徐芙的話還沒說完,贏勾就以先做出了反應。他五指併攏,用力的捅進了徐芙的肚子。接著,他粗魯的在徐芙的肚子中翻找著,大量的鮮血噴灑而出,絲毫不管其中的內臟。
  「徐芙,既然你不能相信我的話,那我就只好在這裡毀了你。」
  徐芙不可置信的低下頭看著插入腹部的手臂,再抬起頭,發現贏勾的雙眼都化作嗜血的猩紅,陷入了瘋狂之中。
  沒多久,贏勾就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他用力一拉,一個嬰兒連著臍帶被活生生的從母體中扯出。他將環住徐芙的手放開,受到重傷的徐扶立刻癱倒在地,奄奄一息。
  贏勾將食指與中指併攏,化作劍指一揮,尖銳的漆黑指甲便將臍帶乾淨俐落的切開。接著,他把漂散在身邊的屍氣迫入了嬰兒的體內。
  受到屍氣的侵襲,嬰兒求生的本能使他放聲的大哭著。嬰兒的哭聲迴盪在荒原中,但贏勾所預想的事情卻沒發生。
  贏勾感到一陣慶幸,卻也極度的後悔。他抱著孩子,半跪在徐芙面前,把屍氣凝聚在她身上,趁她還沒死之前轉化成殭屍。但徐芙卻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了贏勾的腳。
  「······不要······殭屍······孩子······你······答應我的······還給我······還給我······然後······走開······」
  徐芙用著最後的力氣表達著自己的意願。她寧可就這樣死去也不願意成為她內心中最為恐懼的噩夢。
  贏勾嘆了一口氣,將嬰兒輕輕的放在了她身邊。然後轉過身,悄悄的離去。
  他知道,從以前到現在,他已經在徐芙的心中劃下太多太多的傷。現在,他打算聽徐芙死前的最後一刻所說的話,將孩子還給他,然後離的遠遠。
  在贏勾離開沒多久之後,一個身穿白色道服的老人出現在這裡。他看了看被開腸剖肚的徐芙,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終究,還是慢了嗎?」
  當老人的聲音傳入了徐芙的耳中,身體中蘊含的最後一股力氣及靈力被壓榨出來。徐芙撐起身子,將手伸進了肚子上的大洞,在裡頭用力的攪動著。
  老人瞪大著雙眼,看著徐芙從自己的肚子裡頭拿出了一個血淋淋的嬰兒。
  徐芙從口袋中拿出一把小巧的剪刀,將嬰兒的臍帶剪斷。然後將兩個嬰兒交到了老人的手上。
  老人抱著嬰兒,茫然的抬起頭,想要問些事情,但在看到徐芙那懇求的眼神時,便將所有問題吞入肚內,對著問一句。
  「妳的意思是要我好好的照顧他們倆嗎?」
  徐芙點了點頭,張開嘴想要說話,但發出的卻全都只剩氣音。

 『謝謝』

  說完,徐芙清澈的瞳孔立刻變的混濁,身軀萎然倒下,咽下了嘴後一口氣。
  徐芙死去的那一刻,老人手中的其中一個嬰兒身上浮出一道陣法,在空中碎成點點光芒。這時,這位嬰兒也發出了出生後的第一聲啼哭,在哭聲出現的同一時間,一道強大的威壓從嬰兒身上擴散出去。
  這股威壓影響的範圍非常廣大,剛離開不久的贏勾就受到了影響。他身旁所有的殭屍同時跪下,往同一個方向朝拜著。
  贏勾眉頭一皺,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

  「繼世」出生了。

  贏勾化作一道黑色旋風,迅速的出現在了剛剛的地方,正好看見老人站在了徐芙的身旁,手中抱著兩個嬰兒。
  果真如贏勾所猜想的,「繼世」出生了。
  「老頭,把手中的嬰兒交出來。」
  老人轉過身,看到了雙眼腥紅的贏勾,用著不以為意的語氣問道:「要我交出嬰兒?憑什麼?」
  「就憑我是那兩個嬰兒的父親。」
  贏勾的話讓老人頓了一下,伸出手指掐算著。
  「原來你就是這兩個孩子的父親啊。」
  「沒錯,交出嬰兒,不然我就殺了你。」
  老人改變了手上的抱法,用左手抱這兩個嬰兒,右手拔出背在背後的長劍,直指贏勾。
  「交給你?沒門!滅師門,食兒女,殺妻子,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將孩子交給你。」
  老人的話刺激到贏勾,身旁的屍氣宛如沸騰般的不斷的翻滾著。贏勾的身體一晃,下一秒,漆黑的指甲便出現在老人眼前。老人頭一偏,驚險的閃過了致命的爪擊,手一晃,長劍將贏勾的黑色指甲切下。
  「真是的,年輕人就是沒耐性。」老人向後一躍,重新站好後對著贏勾說道:「我問你,你知道那位婦人的名字嗎?可以的話,順便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贏勾一怔,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問。
  「問這做什麼?」
  老人揮了揮手中的劍,擺好架式如此說:「這樣,等我殺了你之後,我還可以告訴孩子們,他們的父母是誰。」
  老人的話狠明顯是直接將贏勾視為已死之人,令贏勾氣的火冒三丈。
  「不用你來說,等我殺了你之後,我自己來告訴他們。」
  贏勾低吼一聲,無數的殭屍破土而出,將老人團團圍住。
  「看來你是不打算告訴我,對吧?」老人的身上泛出一絲絲金色的氣息,將他手中的長劍層層包裹住。「算了,等等我自己推算好了。」
  說完,泛著金光長劍一晃,老人衝向贏勾,打算一劍取下他的首級。
  贏勾的屍氣不斷翻騰,將身邊的殭屍都裹上一層由屍氣所構成的鎧甲,讓這些不死軍團撲向老人,自己則率領著殭屍,殺向老人。

  大戰,一觸即發。他們倆人並不知道,在不遠處,一雙眼睛正看著他們倆,觀察著。

  
待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萌新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發布主題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毒ω萌化

官方

LINE群組 FB臉書

官方Q群: 暫沒

反饋

投訴舉報 意見反饋 用戶協議 論壇規則

反饋須知: 切勿濫用舉報,任何與舉報相關的信息必須屬實!

網站資源

  • 客戶端
  • 微信
  • 微博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毒ω萌化  

毒ω萌化

GMT+8, 2018-9-22 10:50 , Processed in 0.352807 second(s), 47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